中国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

第45章 清明后梦起飞,天气逐渐回暖。 王逸从小到大都没有去过这座城市。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,他参观了楚秀园、波池山、九龙湖公园等几个城市景点。 最近天气好,阳光明媚,他想去洪泽湖看看。 他从洪泽县城到车站上车,穿过市区的盐河、废弃的黄河和大运河。 往西南走,到了洪泽,下车穿越市区,到湖边也不远了。 但见水天一色,波光粼粼,心旷神怡,春风微醉,草长莺飞,令人神往。 王毅在湖边行走或坐下,或谈或思,或唱或跳,沉浸在自己的个人世界中,像疯了似的,试图触及自由的边缘。 中午,他在小饭馆点了一张洪泽湖小鱼锅贴。 他在洪泽湖附近逗留了一天,回到工厂已经很晚了。 他打开宿舍的门,打开灯,看到地上有一张小纸条。 “你要去哪里死?如果你不能等很久,我也在城里,给我打电话。” 下面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,署名是何东。 王逸捏了捏纸条,笑了笑。 何东上学的时候没有找工作。 他说,父亲叫他别着急,已经安排好了,他开心无事可做。 毕业后,他进入乡政府,因为他是会计专业的,被安排到财政厅当会计。 他工作了几个月,无法继续工作。 一是人际关系。 每个人都有很多关系。 就像一个刚毕业的年轻人,他觉得自己必须把所有事情都做对。 任何事情或多或少都会得罪人,他会被送到甚至被送到他身边。 注意走路的方式。 还有他手中的工作,总是让他无法理解,那些数字总是在变化,来来去去无处可去,一头雾水,完全违背了会计的精神。 另一个是没有人在玩。 他工作的乡镇离县城比较远。 夜深了,很多农村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,家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。 这不是他想象的职业,也不是他想象的生活。 于是他爸爸又找了一个可以信任他的人,最后在市物资局下属的一个单位找到了一份工作,负责一些物资的储存和运送,记账。 何东也住在单位的宿舍里,还有一批已经从学校毕业的学生。 他们不是志同道合,至少可以一起聊聊,有空的时候可以一起打球打牌。 王怡和何东联系后,两人经常来来往往,一起逛景点,一起出去吃饭,一起看视频。 各个电视台和小巷突然重复播放两首歌,刘欢的《重新开始》和任贤齐的《心太软》。 “我不能随波逐流……只为那些期待的目光。如果心在,梦在,天地间还有真爱……只是 从头开始。” “你总是太心软,太心软,把所有的问题都抛在脑后,一切都靠你自己。谈恋爱总是容易的,相处太难,不是你的,不要勉强。 哦,算了,算了!傻傻的等着,她不会回来了,你应该自己想想未来吧……” 几乎是一夜之间,所有的单位都死了。谁都知道总有一天会到来,但在那一天到来之前,大家还是靠着单位,有很多人是我 已经在为未来做准备了。真的是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工人们各司其职,有的卖早餐,有的修自行车,有的在夜市摆摊 卖衣服、学车、学焊工、厨师、兼职保险推销员,还有良心不轨的医疗代表,有的年轻漂亮去南方的舞厅,有的很活跃,从中介出国做 劳务……学生的路数只是不一样,何东可能一直在学金融会计,突然对各种金融现象产生了兴趣,跃跃欲试,这一天,王毅去了何东 又是董,而王逸也好几次都没有找到其他人。 当被问及他的情况时,宿舍里的人也表示不知道。 他们只说他最近很神秘,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 王毅骑着刚买的第三辆自行车,在昏暗的灯光下走着。 这辆车不是新车。 王毅终于醒悟,用自己的财力与这种社会现象作斗争。 他只是想挡住车子,已经失控了。 他买了一辆二手车,很可能是一辆偷来的车。 很内疚,他知道这是一个恶性循环,一个巨大的网络已经形成。 他终于掉进了这张网,他一直想从这张网里爬出来,但他没有别的办法。 精力不足,他越挣扎,纠缠越紧。 一方面,他觉得自己有些力不从心,不得不放弃挣扎。 另一边,有声音告诉他,不能坐以待毙。 他变成了何东的单位。 停好车后,我直奔何东家门口。 门是开着的,但里面没有人。 我问隔壁宿舍的人,说他刚才还在,可能是要去洗澡或者洗衣服。 “那我去找他,在宿舍等他。”王逸来过这里很多次,对这里的学生早就熟悉了。 他坐在何东的床头上,看到枕头边和柜子上放着很多专业书籍。 除了财会的书,还有很多书。”新买的,关于股票的,关于保险的,关于房地产的,关于期货的,还有会计师和注册会计师的教材,中间是普希金诗集 ”这家伙看来是真想把自己培养成经济动物。 王毅不同意。 他对这些方向明确的专业书籍不感兴趣,于是拿起普希金的诗,翻了一遍。 他把枕头竖了起来,想靠在墙上继续看书。 枕头底下放着一本日记。 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王逸拿起翻页,原来真的是一本日记,在好奇的驱使下,王逸看了一眼,只看了一眼,内容大概就是那位的工作情况吧。” 一天,抱怨,交朋友。一个女孩约会。最后,几句励志的话,让自己努力,让这个女孩过上幸福的生活。这让王怡对何东有了新的认识,因为他曾经和何东说话 董当,没有说几句话,他就会给你绕路赚钱。 一会儿他说这个可以赚钱,一会儿他说这个可以赚钱。 天地万物,三教九流,都被他一遍遍的扇了耳光。 真的是和工作脱不了干系的三个字,让王逸很是恼火。 今天看了自己的日记,王毅没想到,这个经济动物也有感情世界。 贺东回来后,王仪听到他的声音,连忙收起日记本和枕头,拿起普希金的诗集翻了过来。 “喂,师父来了!” 因为王毅经常抱着胳膊看书,而且大多是古典文学,“随便”之类的东西很多,再加上王毅一贯的文笔,一看就是个酸腐的儒家。 所以他就给王仪起了个外号“师父”。 王逸晃了晃手中的诗集,道:“你也看这个?” 他笑道:“看情书的写法,很有用,现在很流行!借给你看看,你比我更需要这本书。” “为什么我更需要这本书?” “我说我怕打你。” “没关系,放屁就放手!” 他自恋的说:“我,其实,没必要写情书。因为追她不是我的问题,是她追我的问题。你的问题是你不敢给别人写情书。” 。” 说完,他笑了。 王逸不得不承认,他说的有道理。 何东又道:“你最近过得怎么样?追女生了吗?我觉得你这边的陈晶不错,你不试试吗?理论联系实际!该到时候了!” 做,做!” 王毅转移话题道:“别说了,他们已经有目标了。你的书研究怎么样?你还有什么赚钱的办法?你不会真的回老家养吧。” 猪和鸡,对吧?” “当然,养猪养鸡也是一种赚钱的好方法,只是太脏了,还得做体力活。像我这种智商高的人当然要高智商的解决方案。” 他的眼睛简直可以点燃他面前的空气。 “让我们听听。” “有三种方式,一种是传销,一种是股票,一种是房地产。股票要花钱,买房需要更多的钱,这两种方式现在都做不到。所以我决定从传销开始 第一,先从传销赚点启动资金,然后买股票,再投资房地产,然后有财务自由,这辈子就搞定了。” 说话间,他陶醉在自己美丽的视野中,神魂颠倒。 “传销,你可以拉倒!这不是骗人的吗?” “我不是,我参加的那个是正品。美国安利,世界500强,其他传销产品都是假冒伪劣产品。安利的东西是真的,真的好用。” 说完,他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大袋子,拉开拉链,把瓶瓶罐罐一个个拿出来。 他挖着说:“你知道吗?安利有一个真实的案例。香港有位女士,以前做的工作并不起眼,在安利工作后,发展了不少下线,加油,一年几百万。 。” “我不相信天上有馅饼。” “当然。不是天上掉馅饼。 你认为开发和下线很容易。 这就是你需要做的事情。 把眼镜布给我,给你看个魔术。 ”王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但还是拿出了眼镜布。他拿出一个杯子,装满水,在上面放了一点安利的产品,扭动了笔,把 眼镜布上滴了几滴墨水。 “表演开始了! 看起来不错。 他把眼镜布放进杯子里,搅拌了一下,然后拿出来。 王逸见状,惊呆了,眼镜布上的墨迹消失了。 “如何?” 好的? 想要一套使用吗? 王逸有些感动,想起工作服上的油渍很难洗,便指了指刚才的瓶子,问道:“这个瓶子多少钱?” ” 何东道:“这不只是卖,而是要拍一套。 一套980。王毅瞪大眼睛道:“多少钱?” 980! 你,打,打,打,抢,我家也不办银行。 否则你可以把这瓶给我。 贺东将瓶盖重新拧上,将瓶子放回包里,小心翼翼的塞到床底下。 他站起身来:“等我有钱就送你,不是我小气,这是我下蛋的老母鸡,我还指着它给我下蛋?现在 杀鸡取蛋之类的事情你是不能做的,看来你这种穷光蛋做不了我的下线,我得重新选择目标人群。 成功了!”!!说完,在椅子上坐下,拿出会计的本子,开始研究起来。王毅惊呼:“你他妈同时干了多少事情?”我真不懂你 ,累不累?” 不累?我也不是铁定的。晚上看书睡觉比高考还累!“有必要这么辛苦吗? ” “年轻的时候一定要战斗! 物竞天择、适者生存、不费力气的进化适应,如何才能立足? 怎么可能成功? 不管你的成功有多远,你每天向前迈出一步,总会有那一天。 王逸听了这话,心情特别的刺耳。 从小,他就一直被灌输竞争哲学、成功哲学和职业经济。 他的耳朵都快被这些老茧堵住了。 王逸有些无聊,不再说话。 何东又道:“你最近在看什么书?王逸摇头道:“我总觉得最近没书看。 金庸的武功还是可以看的。 拳是一种消遣。 琼瑶的恋情一个字都受不了 ,而且感觉那些人今天不住在中国。何东接着说:“那我建议你去申请自学考试,考成人考什么的。 不要把时间浪费在那些没有结果的杂书上。”趁着年轻多学。以前到处都是中专生,以后肯定是本科生。 再不走,很快就会被淘汰,教育不够在门无法获得。 “王毅说:”你说的是对的,我会回去想想也许什么。 王毅看着闹钟,说:“不早了,所以我就回去。” “何东想起了什么,他说,‘哦,等一下。’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几件,单位的信纸,他把纸王毅说,”这是应用程序 形成我写入党。 你可以帮我修改吗?““王毅接管了它,并在它一眼,它说:申请入党王毅问的困惑:‘靠,你还是要入党’? 你是合格的? 何东挥挥手,叫王毅迅速离开,他说,“不要啰嗦,给我一个很好的变化。” 我得赶快读过书,所以我不会给你。 路上要小心。 “王毅回到宿舍沮丧地,把纸片枕头旁,坐在发呆床的边缘,他突然站了起来,砸在床头和表在地上所有的书 。这还不够,他他穿上由工厂生产的大脚趾的鞋子,跳上一堆书,并踩在上面,“诗经”,“唐代和宋代的诗”,“哆啦A梦 红楼梦“‘呐喊’,‘边城’,‘乱世佳人’,‘简爱’等,他踩着沉重的脚印,他踩在一个低沉的声音喊道:”我告诉你 看,我告诉过你看,我告诉过你看到这些没用的! 第二天早上,“然后,他脱下他的大趾鞋,扔在门上,说,‘的Duang’,然后回落到睡觉,王毅在床边发呆又坐下,然后叹了口气, 发现一个干净的毛巾,擦拭书籍逐一将它们放回原来的位置。这时,陈静来到敲门,王毅打开门,陈静说,“我还没有得到 了没有。 你看到胡炜? 王毅挠了挠头,说:“我没看见他,是不是他在宿舍吗?” ““不是。 我还没有见过他好几天。 “那我不知道。他是出差?”他会告诉我,当他出差。 “陈静轻声道。”哦! 王毅突然想起了奇怪的声音,他听到胡炜的门,同样的声音,听到Xiaomeizi。 陈静突然提高了声音说:“别理他。” 你没有吃早餐,是吗? 我买了小笼包,请吃。 不由分说,陈静推门进来看到这本书在地面上。 她转过头问王毅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 “王毅苦笑着说:”这没有什么,我有点醉了。 “陈静敲开了王益的额头,笑着说,”我没看出来,你是一个小孩子谁仍然是喝醉了。 你不能用这些书即使你喝醉了相处! “王毅dissatisfiedly说:”谁是孩子? 我比你大! “陈静撅着嘴说,‘不成熟的,不成熟的,无论你的年龄有多大,你还是个孩子!’王毅生气地说,‘你还是说了吧!’谁是不成熟吗?你想尝试 ?它“陈静噘起嘴唇,笑了:‘好吧,只是尝试一下,看看你能对我做什么’ 王毅瞪大了眼睛,但她没想到,她还敢说这样的事情,所以她翻了个白眼,说:“你赢了,你都赢。” “然后,他啁啾,吃了包子。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书吗?’”陈靖蹲下来帮助王毅整理出书。 她知道,王毅沉迷于书籍,而他不知道怎么喝。 必须有其他特殊原因。 王毅忍不住告诉陈静他所看到的,在何东,并补充说:“我觉得很郁闷,现在,现在我只是生活在一个美丽的肥皂泡里。 尽管我有时会感到困惑,但我并不觉得有迫在眉睫的危机。 昨天,泡沫一下子被他打破了。 . ” “这是事实! 你终于成熟了 0.1 毫米,但距离它还很远。 可惜这些书成了你的出气筒。 ”陈静用手比了个0.1毫米的样子。 “这些东西,平时抱在天上也很正常,偶尔踩到脚下。 ”王怡吃完包子,陈静收拾完书。陈静建议下棋,或者五子棋。王怡拿出棋子,摆好棋盘,把黑白棋子分开,坐在 床沿,准备战斗。是角铁焊接的,坐在床沿有点冷。陈静不经意道:“你坐在床沿不冷吗? ? 找点东西缓冲。 王逸被这番话打动了,身体里“嗡”的一声,仿佛心脏被拍了一记鲜血,但他还是装作一无所有。 他说:“没关系,我能应付。” “于是他们下了棋,但两个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。一个在想:胡伟去哪儿了,怎么还不回来;另一个心里暖暖的,却在故作镇定。 赢了不知道赢了,输了也不知道输了,但是围棋盘满了,没有赢家。”没有了,没有了。 ”然后他从桌子上拿了一本《红楼梦》,说:“借给我这个。”说完就走开了,留下了王怡苦笑。王怡看着陈静的背影,在他的嘴里喊道。 心:小蓝子!你在哪里?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3 中国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zhongguocaichanbaoxiangufen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www.rockandpop80s.com)